文章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业界资讯>航运服务机构集聚上海引发猜想

航运服务机构集聚上海引发猜想

发布时间:2017-01-09 点击数:1735

 

中国船东协会迁沪:航运服务机构集聚上海引发猜想

 

 文/旭莲

 

    2016年岁末,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再添“薪火”。12月16日,中国船东协会正式迁址上海并挂牌。上海市副市长陈寅,中国船东协会会长单位、中远海运集团董事、总经理万敏,虹口区区长曹立强、副区长袁泉,上海市交通委员会副主任张林,以及来自交通系统有关单位领导,国内、国际航运相关组织机构代表,会员单位代表,行业协会代表等200余名嘉宾应邀出席了挂牌仪式。

 

航运要素加快集聚上海国际航运中心

 

   经过近20年的快速发展,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影响力和吸引力与日俱增。截至目前,已吸引和集聚1 500家国际海上运输及辅助经营公司,以及约250家国际海上运输及其辅助业的外商驻沪代表机构。

 

   随着现代航运服务功能不断完善,上海已形成了北外滩、陆家嘴、洋泾等航运服务集聚区,并以此为载体,推动航运要素加快集聚。目前,已有全球九大船级社在沪开设了分支机构,20多家国内外知名航运经纪公司在沪注册运营;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上海中心、上海国际航空仲裁院等一批国际性、国家级航运功能性机构也已先后在沪“筑巢”。2016年2月,由中远集团与中海集团整合成立的中远海运集团有限公司在上海正式挂牌运作,其经营船队综合运力8 532万载重吨、1 114艘船,排名世界第一。

 

   根据规划,到2020年,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将进入世界航运中心前列,基本建成航运资源高度集聚、航运服务功能健全、航运市场环境优良、现代物流服务高效,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

 

中国船东协会迁址上海意欲何为?

 

   据了解,1993年在北京组建成立的中国船东协会,是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注册从事水上运输的商船所有人和经营人、管理人以及与航运相关的企业和单位自愿组成的行业组织。伴随着中国航运业的发展,中国船东协会主动作为、激发自身活力,先后参与了一系列航运政策法规、行业技术标准规范制定,在服务行业、规范行业、发展产业、助推经济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同时,通过广泛的对外交往提升中国船东的国际话语权;加强行业自律,反映行业诉求,维护船东权益;倡导航运企业互助合作,助力增强我国航运发展软实力,积极促进中国航运业治理创新。截至目前,中国船东协会下设十一个专业委员会以及两个区域分会,协会两百多家所属会员经营的商船近亿载重吨,占全国总运力85% 以上。

 

   中国船东协会何以“择栖”上海?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随着中国船东协会会长单位、中远与中海两大航运央企整合并落户上海,中国船东协会从北京迁往上海,势所必然。万敏认为,迁址上海有利于充分利用建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资源优势,更好的发挥中国船东协会行业组织的龙头作用。

 

   在挂牌仪式上,万敏强调指出,中国船东协会迁址上海后,将通过贡献自身力量,努力提升上海市航运服务功能性作用,促进上海市集聚航运资源、健全航运服务功能、优化航运市场环境、增强现代物流服务、提高配置全球航运资源能力等方面积极努力,促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功能提升,促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融合发展。

 

      能否引来“中”字头航运机构群雁南飞?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船东协会迁址上海,可以与既是会长单位又是全球第一的海运船队,保持更近距离、更便利、更密切的联系,但其仅是大雁南飞的缘由之一。

 

   “从更长远、更深层看,在全球经济深度调整、航运业正在经历从市场格局、竞争形态到商业模式的新一轮产业变革的背景下,包括船东协会等行业组织、航运服务机构转变自身职能,更紧贴市场,更好地服务企业,不仅是适应新形势、新常态、新格局的明智之举,也是主动作为才能有地位的体现。”业内人士将中国船东协会迁址上海比作第一只南飞的大雁,其为海事仲裁、航运保险、海事理赔等国内航运高端服务机构进一步融入航运市场、提升服务质量效益提供了一个新的样板。

 

   能否引来“中”字航运服务机构群雁集聚?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原秘书长蔡鸿达认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在海运贸易总量、港口货物吞吐量等硬实力指标上,已经名列全球前茅。同时,拥有丰富的航运元素,拥有众多的航运人才,但中国海事仲裁至今还难以实现突破性发展,以致近年来设立在亚洲的全球海事仲裁地、全球海事仲裁高峰会议举办权一再与中国擦肩而过。个中原因涉及多方面,深层问题是,一方面,海事仲裁具有快速、高效办结的优势,其市场需求特别是金融危机以来中国航运市场需仲裁解决的纠纷争议案件增长很快很大;另一方面,中国海仲的总部远离沿海港口,上海等地的海事仲裁分会隶属北京总部,纠纷争议案件的受理与处置需上报总部审批。由于审批程序和环节增加,不仅拉长了海事仲裁的链条,同时也明显增加了整个仲裁的过程时间。

 

   “各国国际海事机构一般设在港口城市,可以说是当今国际惯例,例如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德国汉堡等,将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总部移址上海,可以与国际通行做法接轨”,不少资深海事仲裁员颇有微词地指出,海事仲裁委属非行政机构,远离港口城市与航运市场,不仅错失巨大的市场需求,造成每年受办仲裁案件量下滑,同时,案件办结环节多、时间长,效率低下,形成了与海事纠纷争议仲裁解决高效快捷的时空错位。为此,曾多次呼吁将海事仲裁总部迁往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所在地。作为航运服务的民间组织,在当前非首都功能疏解之时,加快步伐走近航运市场、走进航运企业,无疑是最好的时机。

 

   人们有理由期待,将海事仲裁总部等更多航运服务机构迁址上海,进一步改进海事仲裁等航运服务的便捷度,使案件受理办结更高效、更快捷。

在线客服